《每日商报》报道我园区企业杭州贝嘟科技有限公司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5-07-20 浏览次数:1390

    7月19日《每日商报》以《方琴:让高级定制触手可及》为题刊登了我园区企业杭州贝嘟科技有限公司的文章。全文如下。

方琴:让高级定制触手可及

    商报记者 汪琦

    一群20出头青春靓丽的姑娘,身着职业装、手拿皮尺,坐着特斯拉走街串巷,上门入户为顾客提供标准化的量体服务。不用10天,一套品质不逊大牌、个性化定制的商务西装就会递送上门。而它的价格只要2000元出头。

    今年6月以来,一个名为“衣邦人”的高级服饰定制服务品牌出现在杭州人的视野中。人们愕然发现:原来严谨奢侈的高级定制,还可以用那么酷炫、具有性价比的方式来完成。

    “衣邦人”的创始者方琴,一位有过两次成功创业经历的“80后”创业女性,现在又第三次创业:“我们是带着互联网+和工业4.0的思维而来,目标是做一家市值百亿级别的企业,让普通白领也能享受到高级定制的服务。”

    第一次创业:

    “赚钱太容易,所以放弃了”

    身材娇小,面容清秀的方琴,讲起话来也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多数初次见她的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位白领或者教师。而事实上,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已经有过两次成功的创业经历,曾经掌舵过产值近亿的公司。

    “我还在大学时,就打定主意毕业后要创业,所以不会像乖学生那样安分地读书。”方琴是浙大的高材生,本科专业是计算机、硕士研究生专业是工商管理。不过在这个入学比大多数同龄人还早了两年的“小妹妹”的身上,却有着比学长更多“不安分因子”。临近本科毕业时,她不想再依靠家里,于是开始不断到校外去寻找项目和兼职。

    “大部分都是接翻译的活,做兼职的第三个月,我的月收入已经有1万元了。”方琴说。2005年,在研二时,方琴手上已经有了不少业务。在客户的建议下,她组建了一家翻译公司。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就一帆风顺。2006年,方琴硕士毕业不久,积累的财富已经能够让她在杭州买上了房子和车子。

    “其实第一次创业最直接的目的是想要独立赚钱,解决生计问题。”方琴说,而当她发现这些问题不是那么难时,顿时觉得有些失去了动力。

    第二次创业:

    定制马克杯开辟大市场

    在方琴看来,翻译行业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太过于依赖人力,缺乏创造性,也不是她的专业所长,放手也是迟早的事情。

    2006年她毕业时,也正是互联网和IT产业风生水起之时,前景无限。阿里巴巴等一大批创业型企业做出了成功的示范效应,这让方琴觉得,“成为互联网内的人应该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那年4月,方琴和几位互联网前辈一起创办了卡当网,成为了6名合伙人当中年纪最小和股份最少的那个,开始了她的第二个创业项目。然而,项目一开始却没有想像得那么顺利,“公司运转了1年半,业务却没有任何起色,几位合伙人之间出现了分歧,最终3个人退出了。”方琴说。

    虽然投资人已经不抱希望,董事会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将方琴推上了CEO的位置,让这个还不到25岁的年轻人来全面掌舵卡当网。

    方琴说,上任之初,她主要做了3件事:调整公司的商业模式,将主营业务放在提供礼品的个性化定制方向;精简产品线,将主打产品控制在10件之内;调整公司内部结构,裁去2/3的员工。

    “卡当网原来帮助设计师卖创意,当时虽然在外国很流行,但在国内的市场环境下,并不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而帮消费者定制小礼品,看似不起眼,却是个巨大的市场。”方琴说。轻装上阵的卡当网立刻掀起了一阵“定制热潮”,“那种印上顾客上传照片的马克杯,一天就能卖掉上千个。”

    在方琴的带领下,卡当网成功上演了“逆袭”,业绩连续五年几乎以每年翻三倍的速度上涨。2010年起,公司全面实现了盈亏平衡。到2013年,他们已经做到细分行业领域的no.1。

    第三次创业:

    想做一家市值上百亿的公司

    2014年底,已经顺风顺水的方琴又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离开卡当网,独自进行第三次创业。

    对于这个选择,方琴说下决定并不难。关键在于你的志向是做一家市值亿元而且是百亿级别的公司,“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把再小的东西做到上亿都不是一件难事,但要将级别提升到百亿,那么你就需要瞄准更大的市场,这时品类的选择至关重要。”

    方琴想要在她最好的年华,做一家市值上百亿的企业。她认为卡当网已经将礼品定制做到近亿元的产值,就快要摸到“天花板”了。

    “而高级个性化定制则不同,它符合我所说的大市场、大品类,而说到个性,从服装上最能体现出来,光商务西装定制的国内市场,就有50亿元的规模。”方琴说,她从高端西装、旗袍定制做起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电商通过大品类、高端商品建立起来的信用体系,是最珍贵和牢固的,“如果消费者在你的平台上买过了几千元上万元的商品后,你所获得的信任度,是和他们购买几十元小商品给予的信任度是完全不同的。我宁愿一开始的时候做得累一点,这样今后由上向下拓展品类、去做服务就会容易得多。”

    去年12月,方琴在浙江省国家大学科技园创立了贝嘟科技有限公司,组建了一支全新的团队。今年4月,贝嘟公司旗下的高级服装定制服务平台——“衣邦人”正式上线,她们还开通了微信公众号,而自主开发的移动端APP也将在本月底上线。

    方琴说,前面两次创业经历,不仅让她积累了一定的资金,也让她学会了如何去组建团队,如何找到正确的商业模式。因此,“衣邦人”一开始就为投资人所看好,公司成立仅3个月,就获得了两笔风险投资。

    “让普通白领也可以享受高级定制服务”

    方琴说,高级个性化定制并不是新鲜事物。但这些产品和服务,在没有融入互联网思维之前,向来只是属于少数高收入人群的“专属”。

    “高级定制本身就意味着高价,比如你去街面上的品牌定制店定制一套商务西装,少则四五千元、多则七八千甚至上万元,旗袍的价格更高。”她说,价格之外,实体店的服务更让人“吐槽”,“从量体到交货跑三趟是最起码的,定制周期30天很平常,45天也很常见。做好了如果不合身,还要一次次上门修改,退货基本是不现实的。”

    方琴希望让普通白领也能享受高级定制服务,同时还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来改变这个行业客户体验差的弊端。

    她说,传统的服装定制门店租金要占运营成本的30%以上,而衣邦人没有门店。在衣邦人,客户可以免费预约顾问上门服务,对客户来说,足不出户即可买到高性价比(价格是传统店的30%-50%)的私人定制男女西装、衬衫、裤子、真丝旗袍、皮鞋。

    “其实人人都喜欢个性定制,而价格才是实实在在的诱惑。”方琴笑着说道。同时,她们承诺30天内如果不满意,可以免费返修,再不满意,还可以100%退款。目前,衣邦人已经组建了近20人的顾问队伍,这支队伍还在不断扩大中。未来还会在国内主要城市设网点。

    当然,要做到客户体验最佳,不仅是销售模式、服务和价格的改变。方琴认为,品质永远是核心竞争力所在,因此衣邦人她们选择合作的供应商定制商都是行业领先企业给大牌代工的厂家,“就高级端定制而言,我们的标准是品质上就需要比肩奢侈品。此外,厂商提供的面料种类,交货时间也要完全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虽然衣邦人上线才3个多月,但已经有很多传统的成衣品牌和定制品牌商家找到方琴寻求合作,“不能说我们改变了原来的高级定制模式,但至少说明他们已经感受到一些压力,开始关注我们,我相信这种改变很快就会到来。”方琴说。